“这个春节过得很舒心。”2月22日,十堰市张湾区兴丽城小区一套崭新的两室一厅住房内,袁智鑫对楚天都市报记者说。

日前,菜鸟网络在武汉市黄陂区启动了国内首个电商机械臂仓。这间用黄色网格围起来的仓库内,两名95后女大学生刘划亭和柳茜,正熟练地用电脑遥控着仓库内的机械臂。

前几天,又有一个散户车主说,他决定卖车打工去了。这两年开货车,起早贪黑,没日没夜,人也老了不少,90后看上去像70后,钱却没挣下多少不说,还落了一身职业病,不如给别人开车的挣钱来得痛快利落。

22岁的袁智鑫是武昌首义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大三学生。2016年,他用创业挣到的12万元作为首付,给父母买了这套82平方米的商品房。今年春节前,一家三口告别土坯房,搬进新家过大年。

一组机械臂有两台,她们下达指令后,这两台黄色智能机械臂通过视觉系统,能够准确识别出各种形状的单个商品,并进行抓取,将商品搬运到出库流水线上。

听他说起,很多事情虽不能感同身受,但也是感慨万千。不得不说,现在已经过了“马达一响,黄金万两”的时代,货车司机这一行干起来是越来越难。特别是对于自己买车的散户车主来说,时常都在怕这怕那,没货源发愁,有货源担心运费回笼;标准车厢担心没货,非标车厢担心被抓……

袁智鑫来自十堰市竹山县农村,父亲做木工,母亲身体不好,家境不太宽裕,是当地的精准扶贫户。

机械臂的每一步操作,在刘划亭的电脑端都可以清晰地呈现。“我们的工作主要是检查机械臂的工作完成情况,一旦出现异常,立即上报。同时处理各类指令和数据,保障仓库的高效运转”。

为什么散户货车的生存越来越艰难?到底是该坚持观望,还是趁早退出转行?货车司机的前景可观吗?这里小编先跟大家一起来分析一下我国货运行业的一些变化和未来的趋势。

“儿子上大学,不仅不要我们给钱,还赚钱给我们买房,我跟他妈妈心里有愧啊!”袁智鑫的父亲袁观顺坐在布艺沙发上,一边抚摸着儿子的手,一边喟叹道。

此外,她们还要定期负责“清洗”两台机械臂,检查机械臂存在的故障,保障它能够正常使用。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散户司机不可能再回到以前的黄金岁月了。以前散户司机立足的根本在于信息不发达不透明,熟人脉络,形成的固定线路资源就相当于一种垄断。大家都知道垄断的好处:运费高,空载率自然也高。比如我是重庆的车子,跑重庆到成都,一车货我拉到成都,但是因为那边的人不熟,我就只能空车回来,如果运费高就算我空着车回来也无所谓,一趟就够我赚了。

袁智鑫从大一开始创业,做快递代收业务。两年里,他的创业团队迅速壮大,业务也衍生到旅游、驾校等中介项目,他个人也赚到了15万元。

今年22岁的刘划亭,两年前毕业于武汉职业技术学院物流管理专业,就职于深圳市北领科技物流有限公司。小她一岁的柳茜来自武汉工商学院,明年毕业,已经提前入职实习,两人共同负责这家公司在武汉市黄陂区电商机械臂仓的管理。

但是现在,这种垄断已经被打破了。信息透明化,“回程车”诞生了!一辆车,跑回程车明显比以前只拉一车货效率更高,成本更低,多赚一趟运费,但是货车司机却都开心不起来,为什么?

“让双亲住上城里的楼房,是我从小的心愿,也是我创业的最大动力。”袁智鑫说,从他记事起,一家人就生活在三间破旧的土坯房里,“地面坑坑洼洼,墙是黄泥糊的,漏风又漏雨。”

刘划亭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介绍,刚来公司那会儿,仓库主要依靠人搬运货物,在她的印象中,“人跑得快效率就高”。

以前的车来回一趟只拉一车货,货源相对充足,运费也高。现在都拉两趟货,没有那么多货!散户司机这时能咋办?拼服务?拼保障?拼时效?

袁智鑫给父母买的新房,总价36万元,首付12万元,每月还贷1500元。为了省钱,去年暑假,袁智鑫跟着父亲动手装修。“我给别人家装修房子十几年,如今终于轮到给自己装修房子了。”袁观顺说,袁智鑫也会一点木工活,装修时帮了很大的忙。

刘划亭在仓库干过最累的捡货工作,仓库里要大量接触各种商品,穿什么回到家都是一身灰,只好每天都穿旧衣服上班。

都不行!散户司机只能拼命多拉几趟货每个月手上才能多剩几个钱,如果还停留在以前那个思维,想拉的趟数少赚得多,那你只能等着被市场淘汰了!但如果每个司机都想多拉几趟,那更难受的情况就出现了:

搬进新家后,袁智鑫的母亲余泽芬把每个角落都打扫得一尘不染。袁观顺也第一次走进花店,花150元买了一盆杜鹃、一盆月季和一盆吊篮,装点客厅和阳台,家中一派春意盎然。

随着物流行业日益向智慧物流转型升级,物流企业正在逐步加强智能化立体仓库的建设。去年“双11”期间,菜鸟网络在武汉市黄陂区启动了国内首个电商机械臂仓,作为菜鸟的合作伙伴北领科技物流有限公司,选出了刘划亭和柳茜担任首批机器人保育员。

司机之间恶性竞争,拉低运费!散户司机越来越难。

刘划亭介绍,这组机械臂投入使用后,2017年“双12”期间,两天就处理了近一万件货物,包括电吹风、电饭煲等各种类型的家电产品。

其次,政府这几年一直提倡物流
“降本增效”,里面的“本”指的就是运输成本,“效”就是运输效率。但是这个“降本增效”并不是从货车司机的利益角度出发的,而是站在整个运输行业的角度。其实“回程车”也是在“降本增效”冲击下催生的产物,回程车的出现相当于我国增加了将近一倍的运力,是政府希望看到的现象,既然“回程车”符合政府“降本增效”的政策,那就是运输行业的未来趋势。

和人工搬运相比,机械臂搬运的效率有多高?

货车司机的前景可观吗?该不该转行?

以消费者在网上购买家电为例,下单后,机械臂就能接单。一个小时,两台机械臂就可以完成1000件中小件电器的搬运贴面单工作,而在过去这至少需要5个熟练的工人干1个小时。而且,机械臂根据业务需求可以24个小时不间断作业。

马云曾说:“跳槽穷半年,转行穷三年。”

刘划亭说,智慧仓库里搬运货物、贴面单等都由自动化设备完成,仓库的物流运转效率更高,将人们从大量重复沉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在这里,仓库的数据运转快,效率就高。以前是管人,现在是人管数据”。

有网友说:“转行穷三年,该转的时候不转穷一辈子。”

在这座智慧仓库里工作,刘划亭和柳茜两人每天上班前,也会和在都市写字楼里上班的同学一样,上班时间穿着各自喜欢的衣服,“整个仓库更加整洁、干净,货物搬运繁忙,但全程都是机器人完成,我们控制好电脑就行”。

但小编觉得,货车司机还是不要盲目转型,现在的物流市场仍有很大的前景,行业属于中高速增长期。

作为国内首个电商机械臂仓的保育员,刘划亭说,收入比同行会高出一部分。“我们公司属于第三方仓储,我们的一个智慧仓库就可以服务近500家企业客户。5个仓库的日均发单量最多可以达到3万单,尽管有了机械臂参与,每天还是很忙,要从早上9点工作到晚上8点”。

一个货车司机不干了,物流企业就没法干了,让物流人都跟全年200多亿的物流总额再见吧!可能吗?这不可能!

随着智慧物流的启动,也给物流从业者带来了一系列的挑战。刘划亭表示,智慧仓内,每一个链路,都是数据的连接。需要对控制机器人的系统足够熟练,保证仓库内数据的准确,才能帮助机械臂高效运作,提高物流效率。

古往今来唯一不变的就是“变”,改行不如改变。对货车司机来说,有货源就是有前景。

“控制机器人的程序都是英文版,以前在学校没有学好英语,现在每天下班后都要补课,才能更加熟练地掌握机器。”刘划亭说。

那么,散户司机的生存之道在哪里?

在公司实习不久的柳茜也深有同感,学院里100多位同时进入物流企业实习的应届毕业生,她是唯一接触智慧仓库,并来到一线工作的。以前在学校的课程和专业实习中,他们很少了解到这种智慧仓库。

1.从个人角度,要从各方面降低个人的驾驶成本。比如提高个人驾驶技术,降低油耗;提高安全驾驶意识,避免出现重大安全事故;尽量不超载、超速,延长车辆使用年限,降低车辆维修成本等等。

身边同时进入物流企业实习的同学,对她的工作都很期待和羡慕,每次和朋友们交流,柳茜最大的感触就是,“以前的物流工作靠体力,而现在用脑更多了”。

2.从组织机构来说,散户司机毕竟身单影薄,在这个寒冷的货运市场行情,如果能加入一个有实力有资源的组织,相对来说更有保障。

柳茜从不久前的新闻里了解到一条消息,除了武汉,菜鸟网络目前已经在广东惠阳、广州,浙江嘉兴,天津武清等多地启动超级机器人仓,接下来还有多个地方将建设机器人仓库,使用机器人、机械臂提高发货速度。

未来货运行业有两个商业模式:一个是大车队,一个是无车承运人。大车队大家都知道,什么叫无车承运人?对于货主来说,它就是实际承运人;但对于司机来说,它又相当于托运人,目前国家正在大力推广无车承运人试点工作。它的利益点不在于像信息部那样的中介服务的信息费用,而是运费差价。所以与一般中介不同,无车承运人一定不是以盘剥司机来获取利润的,而是靠和司机一起为货主提供满意的服务,为企业打造出品牌和服务口碑,可以说是合作共赢的关系。个体司机连人带车加盟一个有实力的无车承运人运力池,也是更有保障的选择。目前国家正在大力推广无车承运人试点工作,预计在不就的将来,无车承运人企业会将我国大部分散户司机笼络在一起,形成一个庞大的货运调度机构。届时,司机更有发言权还是公司管理者更有发言权,这就无法预计了。

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信号,在她看来,智慧物流将是整个物流行业的发展方向,自己还需要加强学习,提高职业技能,才能适应行业发展。

最后,小编想说的是,公路货运虽然是个传统行业,货车司机也要主动适应时代变化;也不要受网上一些言论的影响,说开货车难的,他努力了吗?说转行的,或许是钱已经赚够了呢?没有哪个开货车的家里是开银行的,都是赚钱养家,只有自己看清事实本质,才能从中寻求出路!

你觉得,货车司机的前景可观吗?该转行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